第二章 小试牛刀(1/2)

轰轰轰!持续的炮击已经一个星期都没间断过了.杜普尔要塞的丹麦士兵们仿若置身于炼狱之中.虽然现在的炮弹还是引信黑火药制成.但要塞中的建筑也不是什么钢筋混凝土.砖木结构用大片坍塌来表示,它完全承受不住这么猛烈的轰击啊.

而要塞中的大炮只要一开火反击,立刻就遭到普军的炮火覆盖,现在已经全面被对方炮火压制,士兵们只能在掩体中挨炸了.

其间,丹麦指挥层不甘心坐以待毙,组织过几次强有力的反击.包括三次夜袭.意图不计伤亡的摧毁普军炮兵阵地,但每次都被占据优势兵力和火力,阵地布置完善的普军打退,白白给普军增添了大量战果.加上普军补给到位,受损的炮兵单位很快得以补充,然后又是没完没了的继续炮击.

丹麦指挥层已经开始考虑撤退,但反对意见指出,当面普军拥有一支庞大的骑兵可用来追击,且后方日德兰半岛纵深的埃斯比约也出现了大量的普鲁士军队,己方现在退出要塞有在野战中被包围和全军覆没的危险,不如依托要塞决战到底.

另一意见又说,普军步兵从末主动发起要塞攻势,现在己方坚守要塞除了被普军的炮弹造成伤亡,没有任何意义.

结果就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反正怎么都不行.直到下午炮击停止,一名打着白旗的普军参谋送来劝降信,丹麦指挥层有些人开始流露出了投降的想法.貌似只有这个可行了.

当然,投降这一想法很快被制止,普军参谋也被驱逐出了要塞.路德维希在得知杜普尔要塞拒绝了投降,于是再次下令开火,那持续的炮火声,又开始了.

漫长的炮火成为了这场要塞攻防战绝对的主角,再过了两个星期后,普军大炮的炮管几乎全都在这场疯狂的炮击中更换了两遍.这一炮击的情形却还在继续.

直到处于丹麦日德兰纵深地带,普鲁士第一军由于补给不通畅,要求近卫军尽快汇合时,路德维希终于下令步兵突击.

此刻杜普尔要塞早己是残垣断壁,伤兵的哀嚎和不断的炮击让丹麦全军的士气下降到了丹麦有史以来的最低点.当普军约两千名步兵组成第一波攻势冲向杜普尔要塞时,几乎没有遭受什么抵抗.瓦砾中的丹麦士兵刚放两枪,普军一冲到身前就选择了投降.

很快,成建制的投降出现在了要塞内的各个地点,不消半个小时,杜普尔要塞就挂上了普鲁士黑鹰旗.

此战丹麦前后死亡2243人,受伤4794人,投降1.7万人,普鲁士近卫军总伤亡加失踪一共1867人.可以说是大获全胜.并且此战过后,丹麦于欧洲大陆上再也没有超过万人规模的军队了,从此没有了实力阻止普军的进击.

路德维希留下一个步兵旅收管俘虏.率大部继续北进,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占领基尔,并于9月14日占领弗伦斯堡,9月21日占领奥本罗.9月25号和日德兰半岛埃斯比约的第一军团汇合.

至此.荷尔斯泰因-石勒苏益格地区全境被普军占领,由于丹麦此时在欧陆已经没有旅以上编制的成规模部队,整个日德兰地区先后被近卫军团及第一军团占领.又抓获一千余名丹麦战俘.

瑞典也传来捷报,其海军与丹麦海军在厄勒海战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其陆军已经占领冰岛,丹麦剩下的军事力量约8000人位于阿尔森岛,另外不足1万人则在首都地区的哥本哈根.

路德维希在与瑞典方面商议后,决定为了早日迫使丹麦屈服,对阿尔森岛的8000丹麦陆军放置不理,选择于11月1日当天登陆西兰岛南岸,直取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考虑到国际压力和恶名问题.路德维希推动德意志邦国梅克伦堡宣布参战.并希望梅克伦堡提出丹麦放弃石勒苏益格公国的战争要求,以此来分减普鲁士在国际上的外交形象和恶名.

此章加到书签